野心膨胀!警惕日本突破红线,与邻为敌!

野心膨胀!警惕日本突破红线,与邻为敌!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近期公布了新阶段施政纲领“政权公约”,其中包括大幅强化防卫能力,将防卫费在国内生产总值的占比提升至2%以上,显然日本向违背“和平宪法”的目标又进了一部。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更是刚上台就点名或不点名地发表了不少颠倒黑白、扭曲中国形象的错误言论。与此同时,日方还联合欧美等国不断在我周边海域“秀肌肉”,其军国主义野心值得警惕!
咪乐|直播|最新下载地址   此次试点将首先在客户办理单位和个人银行结算账户开立、变更、撤销时进行,客户办理其他业务时无需进行失效居民身份证信息和非居民身份证件信息核查。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国防卫大臣岸信夫视察了海上自卫队军舰“出云”号,并在视察后向媒体声称“为了应对当前安全保障环境,为保护我国的领海和领空而做准备,在推进防卫政策的层面上,实现F-35B(在海自战舰上)起降这个目标是不可或缺的。”

  近期,日本以所谓“安全保障环境严峻”为由在推进军事扩张,加速对“出云”号和同型的“加贺”号进行航母化改装是其中的一环。“出云”号系日本海上自卫队最大的舰艇,为了达成允许F-35B在甲板上起降的目标,“出云”号正在进行航母化改装。

     报道提到,日本海上自卫队与驻日美军合作于10月进行了F-35B在“出云”号上的首次起降试验。以测试这艘经过改装的直通甲板战舰是否具备使F-35B战斗机短距起飞、垂直降落的能力。这是自二战结束以来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首次实现起降固定翼战斗机,试验的成功也充分证明“出云”号不用再顶着所谓“直升机驱逐舰”的假名号来欲盖弥彰,可以堂而皇之地称之为航母了。

     按照日本海上自卫队计划,目前已完成“出云”号的第一阶段改造,以提升飞行甲板强度和耐热能力,并按美海军的规范绘制供短距起飞、垂直降落飞机起降的黄色中心线。下一步将展开第二阶段改造,包括改变舰艏甲板形状以及内部系统重组等,预计2025年完成全部改造工程。

     同时,日本启动同级战舰“加贺”号的航母化改造,预计2026年前完成,这意味着届时日本将实现双航母配置。从舰载机来看,日本已经宣布采购147架F-35系列联合攻击战斗机,其中42架将是短距起飞/垂直降落的F-35B,其余为常规起降的F-35A战斗机,日本计划在2024年开始装备F-35B。

  美国军事网站War on the Rocks表示,日本将“出云”号改造为航母的想法早在该型舰设计建造之初就已存在,但却是由美军海军陆战队推出的“闪电航母”概念帮助付诸实现的。所谓“闪电航母”概念,就是美海军陆战队改造大型两栖舰艇、供F-35B起降使用,从而演变成一种轻型航母。这种航母将有助于将F-35B的作战能力向前沿推进,而F-35B优秀的隐形设计、高强度电子战与攻击能力以及强大的探测和数据融合能力等,也将使得“闪电航母”发展成为重要的攻击平台,尤其是在战争初期,此类航母将成为首波攻击力量,重点打击对手的防空系统,夺取制空权,为后续攻击开辟空中通道。

  该网站认为,日本海上自卫队“出云”号、“加贺”号经过改装后,每艘舰可能将最多搭载24架F-35B战斗机。很明显,日本大力发展“闪电航母”,是瞄准其邻国中国而来的。尽管针对东海问题,该战舰很难发挥作用,但在台海和南海问题上,一旦有事,将为日本军事介入提供重要工具。此外,拥有航母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触角也将延伸到印度洋。

  专家表示,按照现在的计划,日本海上自卫队有可能在5年内,形成双航母战斗群。同时,不排除未来改装、建造更多航母的可能性。

  美日大型战舰近期在中国周边“动作频频”,通过联合演练炫耀武力。美国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发布消息称,美日两艘“准航母”于11月3日在东海开展了联合演练。而根据此前报道,美日还曾于10月下旬向南海出动“双航母”进行训练。

  值得关注的是,“卡尔·文森”号是首艘装备F-35C隐形战斗机和CMV-22B运输机的美国航母,这已经是它第二次在南海执行任务。按照计划,“加贺”号也将在不久后进行“航母化”改装,使其具备搭载F-35B战斗机的能力。

     专家表示,美日等域外国家打着“自由开放”的旗号,在南海炫耀武力,只会在南海制造、激化矛盾,只会在南海制造紧张氛围,已成为该地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日前强调,个别国家口口声声支持“自由开放”,实则拉帮结伙对外施压,这是执迷于冷战思维、热衷于集团对抗的集中体现,与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的时代潮流完全背道而驰。

日本融入美装备体系

     日前,一架KC-46A空中加油机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起飞,经跨洋飞行降落日本航空自卫队美保基地。由此,日本成为该型空中加油机首个海外客户。此举既是日本近年不断发展进攻作战能力的步骤之一,也反映出日本自卫队装备和后勤保障正深度嵌入美国作战体系。

  近年来,日本防卫省相关部门密集研讨引进和运用空中加油机的可行性。经过多年威胁渲染和必要性阐释,日本自2008年开始,逐步列装4架美制KC-767空中加油机,该型加油机在波音767客机基础上改进而来,共生产了11架,主要客户是日本和意大利。

     日前,日本航空自卫队派飞行员赴意大利进行高级飞行课程训练。据报道,此次“留学”是意大利空军与日本航空自卫队之间协议的一部分。日本飞行员将赴意大利南部的加拉蒂纳空军基地,明年转至意大利撒丁岛的德西莫玛奴空军基地接受训练。意大利空军司令阿尔贝托·罗索表示,因两国都在使用F-35战斗机和KC-767加油机,意大利和日本飞行员有很多共同点。

  众所周知,日本将美制F-35战斗机确定为下一代主力战机。日本已向美国订购147架F-35战机。为确保这些战机更好发挥作战能力,自2015年开始,日本自卫队陆续向美国波音公司订购4架KC-46A空中加油机,总价为8.01亿美元。KC-46A也是在波音767客机基础上改进而来,但配备更先进的全景式空中加油视觉系统。操作人员可利用3D成像技术,观察加受油机相对位置。其最大载油量从原先的72吨增至96吨,并设置了硬软两种加油装置。波音公司宣称KC-46A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空中加油机。

  日本急于采购KC-46A空中加油机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为给即将部署的F-35B战机进行空中加油。此前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的F-15J、F-2等战机,以及近年部署的F-35A战机,只能接受硬管空中加油,KC-767加油机尚可应付。然而,作为出云级航母舰载机的F-35B战机,只能接受软管空中加油。因此,采购KC-46A空中加油机,可视为日本扩展未来航母编队作战能力的预置举措。日媒宣称,未来,日本“出云”号、“加贺”号航母完成改造后,至少可搭载28架F-35B舰载机。其与KC-46A空中加油机搭配使用,可大幅提升双航母编队的战略威慑和纵深打击能力。

  美国持续武装日本,并使其成为KC-46A空中加油机首个海外用户,有多重考量。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铁杆”军事盟友,日本依据《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和自卫队相关法案,可对美国在全球范围的军事行动进行所谓“无缝”支援。此次,日本部署KC-46A空中加油机,可在必要时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各型军机,就近提供与美军同级别的保障。当前,美军正深度调整亚太军事部署,除不计后果对日本进行“松绑”放水,还通过出售新一代武器装备将其纳入美军作战体系,以便牢牢掌控日本。

  此外,日本飞行员赴意大利训练,从侧面反映出美国正试图将盟友协调体系从以往的“一对多”(美国-盟友)模式调整为“多对多”(盟友-盟友)模式。尤其是F-35B舰载机诞生后,让许多国家看到发展轻型航母的可能性,未来或有更多国家加入改造升级行列之中。美国为保证今后的训练需求,尝试让盟友分担培训任务,进一步密切盟友间军事关系,更利于协调步伐参与美国主导的军事议题之中。

  日本深知美国这一意图,近年不断加强与欧洲国家的军事联系,包括联合研制新型武器、参加多边联合军演等。可见,日本作为未来全球第二大F-35战斗机保有国、第三个应用F-35B舰载机的国家,不排除今后变身成为盟友体系中的下一个F-35B舰载机培训师资国。

日本加紧打造“亚核潜艇”

SRC_HT~1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大鲸级潜艇2号艇于近日在川崎重工神户造船厂举行命名与下水仪式。这艘排水量达3000吨的先进潜艇刷新了日本常规潜艇的最大吨位纪录,将于2023年3月编入海上自卫队。

  此次下水的潜艇被命名为“白鲸”号,是大鲸级潜艇2号艇。首艇“大鲸”号已于2020年10月下水,今年7月开始海试,预计2022年3月入列。时隔一年,日本再次举行大鲸级潜艇下水仪式,表明海上自卫队正在以每年一艘的速度更换先进潜艇。

  从春潮级(排水量2750吨)到苍龙级(排水量2950吨),再到最新的大鲸级,日本主战潜艇的标准排水量不断增加,显示出日本潜艇正朝着大型化方向发展。“白鲸”号由川崎重工神户造船厂建造,艇员约70人,建造费用约720亿日元(约合40亿元人民币)。该艇长84米,宽9.1米,与苍龙级潜艇持平,但吃水深度更深,是目前世界第二大常规潜艇。

  大鲸级潜艇不再采用“不依赖空气推进”(AIP)系统,而是转向“锂电池+柴油机”的动力组合,试图增加潜艇水下活动半径。在降噪方面,大鲸级采用泵喷式推进器取代螺旋桨,在降低噪音的同时,提高了潜艇航速。这一技术也经常为核潜艇所用,外界据此认为,“大鲸级潜艇距核潜艇仅剩一座反应堆”。

     受战后“和平宪法”的限制,日本不能发展与核有关的战略进攻性武器。不过,从大鲸级潜艇的设计和排水量看,基本可视为日本核潜艇出现的前奏。据悉,日本在核能利用方面有较多技术积累,为大鲸级潜艇增添核动力并不难。

  在武器配备方面,“白鲸”号潜艇与苍龙级潜艇配备了同等量级的武器系统。据悉,该艇在艇艏设置6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用于发射美制MK-37鱼雷、日本89式重型鱼雷和AGM-84“鱼叉”反舰导弹,总载弹量保持在30枚。另外,“白鲸”号配备了苍龙级8号舰“赤龙”号使用的潜艇鱼雷防御系统,可大幅提高生存能力。同时,它还安装了基于光纤阵列的新型声呐,搜索、跟踪水下目标的能力有所提升。

  随着“白鲸”号下水,日本用于作战的潜艇数量已达22艘。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多管齐下发展进攻性武器,其作战实力早已逾越自卫边界,势必给亚太周边安全带来新的挑战。

防卫费翻番,日本欲突破红线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近期公布了新阶段施政纲领“政权公约”,系统阐述即将实施的多项政策。其中包括大幅强化防卫能力,将防卫费在国内生产总值的占比提升至2%以上。该政策引发日本内外舆论广泛关注。

     据报道,此次提出的2%目标并非列入自民党的主要手册,而是列入一份包含数百项潜在提议的文件。究其原因,是自民党防止过度刺激舆论的惯用伎俩。一直以来,日本在操弄涉及突破战后秩序限制的议题时,一贯采取释放消息试探舆论的手段。若舆论反应强烈,则退回原处以图后谋。待舆论暂时平息,通过“退二进三”的方式在政策框架上实现突破。舆论彻底平息后,“依法依规”作出实际举措。此前在修改自卫队相关法案,赋予自卫队集体自卫权等议题上均是运用此方法。

  日本防卫费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1%的惯例由来已久。1954年自卫队组建后,日本内外普遍存在“防卫费无限制膨胀”的担忧,从而讨论对其设定上限。1976年,三木武夫内阁正式作出防卫费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1%的决定。1987年中曾根康弘内阁取消1%的框架限制,同时提出“尊重1%框架限制精神”。1%的官方限制虽已取消,但由于历史、舆论等诸多原因,日本仍遵守1%的惯例红线。

  自民党执政后,历届内阁大体遵守惯例。近10年,日本防卫费9连增,1%的红线触及顶格,日本防卫界开始就是否突破限制进行讨论。此次执政党在施政纲领的配套文件中列入防卫预算翻番建议,显示该议题已从台面下的议论上升至公文建议。

  自民党自安倍晋三内阁开始,不断为防卫费突破惯例红线铺垫。其屡屡强调和渲染周边安全威胁,试图以此引导国内舆论,并将1%的惯例红线明确为“非正式开支上限”。近两年的防卫预算严格按照比例计算,实际已经超过1%的限制。日本防卫界欲借此造成既定事实,为今后大幅突破做舆论准备。

与邻为敌,对日本必是灾难

  美英澳核潜艇交易的恶劣示范效应不断发酵。少数日本政客企图“浑水摸鱼”,顺势推动本国建造核潜艇,引发国际社会高度警惕。众所周知,日本是国际公认的“核门槛国家”,自主建造核武器不存在技术障碍。日本还大量储存武器级核材料,随时可突破“无核三原则”。

     长期以来,日本政府一方面以核武器受害者自居,博取国际社会同情,另一方面却阻挡核裁军进程。有报道称,美国拜登政府有意探讨调整核政策,考虑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此言一出,日本急红了眼,拼命游说美国放弃这一想法。甚至有少数日本政客私下威胁,如果美国调整核政策,日本将走上拥核道路。事实上,日本在讨论朝核、伊核问题时,绝口不提当事国合理安全关切,现在却打着“安全关切”的旗号为自身拥核寻找借口,这是彻头彻尾的双重标准。

  根据“和平宪法”,日本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自卫队仅仅是国家防卫力量,但事实果真如此吗?日本明目张胆地发展进攻性武器,已远超出正当防卫需要,公然将“和平宪法”踩在脚下。无论“白鲸”号潜艇还是“出云”号驱逐舰,都为地区人民敲响了警钟。新任首相岸田文雄上台伊始,就明确提出发展“对敌基地打击能力”,重拾安倍时期的导弹能力野心。如继续纵容日方,终有一天日本“沉默的舰队”将成为现实,届时日本将更加为所欲为。

  在近日举行的东亚峰会及东盟峰会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点名或不点名地发表了不少颠倒黑白、扭曲中国形象的错误言论。他不断渲染“在东海侵犯日本主权的活动正在继续。在南海也出现使局势紧张的活动和违背法治的动向”;在东盟峰会等场合,他鼓噪“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此外,他还对媒体释放 “对于中国,我一步也不会退让”等强硬信号,在涉港、涉疆问题上指手画脚。可以说,岸田文雄不仅继承了安倍内阁以来在领土和历史问题上的认识,还将自民党及其执政联盟日益推向“中日对决”的风口浪尖。

  日本为了成为所谓“正常国家”,紧跟美国,不遗余力挑起地区争端、制造紧张气氛,是地区问题的麻烦制造者。日本计划向美国采购“战斧”巡航导弹、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与美国加强在反导、外空、网络等领域军事合作,在钓鱼岛、南海惹是生非,加入美主导的“四方机制”,欢迎美英澳“三方安全伙伴关系”……种种举动,都为亚太地区安全局势增加了不确定因素,都将本地区国家和人民的关切抛之脑后。周边国家不禁怀疑,日本还会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吗?


     来源:环球网、参考消息、解放军报、中国国防报等综合

百度